财新传媒
2011年12月21日 15:29

德班手记:见证挽救德班的历史时刻

德班手记:见证挽救德班的历史时刻

事后想起来,我真是运气好极了——当那场挽救德班的公开磋商发生时,我碰巧经过,于是趁机见证了这个所谓的历史时刻。

很多人好奇,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使本来几近无望的谈判“柳暗花明”?旁观完整个过程,我有点啼笑皆非。在我看来,这简直是一场就英语和法律术语的文字游戏。而主办方为了不让谈判失败、尽早结束会议,迫不及待之心昭然若揭。

当地时间12月11日凌晨2点左右,在一楼大会现场听完了非正式大会(informal plenary)的部分发言后,我决定回二楼媒体区拿上我的电脑以便记录。

此前,印度女环境部长贾亚尼·纳塔拉扬(Jayanthi Natarajan)以印度人特有的口才,发表了富......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2日 15:55

【柏林来信】拒绝为希腊买单

显然,这次欧债危机动摇了很多人对欧元区和欧洲一体化进程的信心。这是真正的风险。不过,在我看来,首先,欧元很难走回头路;其次,欧洲一体化进程仍须推进。
 
 
        和很多普通德国公众一样,我的朋友玛雅——她是一个电台自由撰稿记者——反对德国政府用纳税人的钱为深陷欧债危机的希腊买单。理由很简单,这就好比,你知道生活会艰辛,因此勤勤恳恳赚钱,量入为出,必要时省吃俭用;但另一个人爱花钱,爱享受生活,却不愿辛苦赚钱,结果欠了一屁股债。凭什么要你为另一个非亲非故好吃懒做的人还债呢?
 
   &n......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24日 09:55

【柏林来信】为什么我们不能自由地离开中国

今年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17)将于11月底12月初在南非德班举行。为了提供便利,南非政府决定向所有注册成功的参会人士——包括政府代表、非政府组织,以及媒体——提供落地免费签证。

这对所有需要南非签证的人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我们除外。因为中国政府有规定,没有签证,中国公民不能出境。

这个政策是我在两年前才知道的。当时我要去泰国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的一次年中会议。泰国此前为了吸引游客已经放宽政策,允许所有外国人落地签。我想我可以不用在国内办签证了。

这时一个同事告诉了我中国政府的这个政策。他提醒我还是......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03日 20:55

半岛电视台失踪的女记者

这两天传出的半岛电视台失踪的女记者,多茜.帕瓦兹(Dorothy Parvaz),是我2008年至2009年在哈佛大学上尼曼奖学金项目时的同班学员。得知此消息,非常震惊,亦非常担忧。当意外和不测风云降临到你所认识的人身上时,他乡发生之事才真正变得真切和切身起来。

最初得知这个消息,是另一个同班尼曼学员汉娜给所有同班学员群发的一封邮件。汉娜为美国报业集团麦克拉奇(McClatchy Co.)工作,是埃及父亲和美国母亲的混血。她常驻开罗,但报道范围遍及中东,伊拉克战争期间,年仅25岁的汉娜曾只身进入战场,是一名年轻的战地记者。

汉娜转发了半岛电视台关于多茜失踪的新闻稿......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25日 15:45

再见,卡斯特罗

再见,卡斯特罗

革命博物馆门口卡斯特罗兄弟宣传画

见到Ida,一个染着一头红色卷发、身材高挑、长相俊美的西班牙殖民后裔,是在去年12月中旬哈瓦那一个古巴朋友的家庭聚会上。当时她正处于失业状态。不久前,因为大使的不敬行为,她刚刚辞去在南非大使馆的工作。但她对工作前景没有信心。“工作不好找。没有太多的选择。”

已近44岁的Ida,选择局限在外国驻古巴的大使馆。那在哈瓦那被认为是最好的工作之一——稳定,待遇好、薪水高,但“职位少,竞争很激烈”。她告诉我加拿大大使馆有一个工作机会,她准备去争取一下。

Ida是我在哈瓦那短短一周结识的古巴朋友里英语说得非常好的......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0日 16:05

坎昆谈判采访手记-“秘密文件”风波

英国《卫报》和《印度时报》刊登了欧盟和小岛国联盟联合起草的一份“秘密文件”,提议一个包括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在内的新的国际协议。据称该提议或将终结《京都议定书》,并且已经惹恼了部分发展中国家

当地时间12月9日上午10点多(北京时间12月10日凌晨零点多),即坎昆气候大会的倒数第二天,我在会场刚下车,就看见波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从主会场里走出来。周围的人纷纷上前去拍照。我也驻足观看。莫拉莱斯是该国独立后民选出来的第一个印第安土著总统。大家象看西洋镜一样。

这时,看见印度环境部长拉梅什和他的助手从旁边走过,我跟了上去。快走到另一会场门口时,他被三个印度记者围住,对方问,今天的英国《卫报》......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8日 16:12

聚焦坎昆谈判-美国智库称强推气候谈判或将适得其反

皮尤全球气候变化中心认为,在短期内继续推进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或许将适得其反地产生一系列失败,并且有可能威胁到《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威信

鉴于目前气候谈判陷入僵局,美国华府智库皮尤全球气候变化中心(Pew Center on Global Climate Change)在坎昆会议期间发布报告建议,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下称《公约》)之内和之外同时推进应对气候变化的进程,才有可能最终实现包含所有缔约方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协议。

这份名为《多边机制的演进:对气候变化的含义》的报告,试图借用其他国际多边机制——如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发展演变过程——来说明,多边机制很少是通过一步就全面达成的。相反,......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3日 16:19

[坎昆日记]行前“炼狱” (一)

有时候人的运气便是这么不可预测。我们人未至坎昆,便先体验了一把通往坎昆会议的道路是多么地不一帆风顺。

这次,我是和英国文化教育处资助的另外六名国内记者同行。行程是:12月1日北京飞上海;12月2日墨西哥航空上海飞墨西哥城,但中间在墨西哥的一个城市蒂瓦那经停加油;最后在墨西哥城转机飞坎昆。

我们出发的时间已经晚了——坎昆会议已于当地时间12月29日开幕。其实最初英国文化教育处给订的是11月28日的墨航,但由于出票晚了,经济舱位置已无,只好改到12月2日——墨航一周只有两个航班,错过一个,就得等上好几天。

由于墨航航班是早上10:45从上海浦东机场起飞,我们必须在前一天抵达上海。本来英国文化教育处已经......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3日 16:17

[坎昆日记]行前“炼狱” (续)

如果你和国内航空公司交涉过,就知道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没有任何结果。《人民日报》记者愤愤地离开,“我就不信《人民日报》治不了你!”我们大家都同意《人民日报》同事必须将这个事“报道一下”,能不能发另当别论。

我们又来到国航国内值班经理柜台。一位戴着眼镜长得颇为斯文的工作人员完全没有耐心和同情心帮我们解决问题。“对不起,没有任何办法。今天晚上是走不了了。你们只能跟墨航联系要求改签。”

跟国航的斗争耗去了我们近一个小时,此时已经晚上9点,我们已经错过了方案B,改乘火车去上海。

我们只能自力更生了。英国文化教育处的领队开始给她的手下打电话,看有无可能退掉墨航,改订从北京出发的其他国际......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25日 16:23

第一次“被警察开道”

我平时在国内是非常讨厌警察开道的,没想到,在菲律宾,却亲自体验了一把“被开道”,当了一回“特权阶级”。

周六晚,我们这些参加亚洲协会有关“气候变化对粮食安全和水资源安全影响”会议的参会者,受亚洲协会菲律宾基金会主席之邀,去参加一个晚宴。我们开会的地点在距马尼拉两小时车程的Los Banos,但晚宴的地点则在马尼拉市内。

出发前,我们被告知,将有警察护送我们。初听,我还以为是为安全计。因为菲律宾的治安并不是很好,此前曾发生过记者被杀事件。但我想,去参加一个晚宴,坐车去坐车回,应该不会有危险吧。

上了路,我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两个骑摩托的警察是为了给我们开道。我虽是初次到菲律宾,但我对马尼拉......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23日 16:31

在菲律宾“种水稻”

这个周末在菲律宾距首都马尼拉两小时车程的Los Banos参加由亚洲协会主办的一个会议,会议主题是气候变化对亚太地区粮食安全、水资源等的影响。当地的接待机构是“国际大米研究所(International Rice Research Institute)”。

之前对这个研究所完全不熟悉,到了以后才了解到,它成立于1960年,今年正是其50周年大庆,最初由美国洛克菲勒中心及福特基金会资助成立,是一家国际非盈利研究机构。它主要从事大米的研究,目的是为了实现多产,以解决粮食安全问题。这里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大米专家。

这个研究所占地面积非常大,身处一大片农田之中,不远处则能见到青山起伏,景色甚是不错。

会议议程中有一项安排,所有参会人员......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17日 16:33

温总理的一桩未断之案

昨天第一次在思享家上发言,没想到竟然有不少围观者。其实写得并不算严谨,因为赵院长说了好多话,我只是凭记忆截取了一小部分。

今天还想接着昨天的那个研讨会说个发生在哥本哈根的一桩至今未解的案。不过,在说正事之前,我还想补充一些我在人大新闻系的“光辉往事”,权当给大家一笑。

昨天提及我曾为新闻系立了不少光,主要是体育项目。众位有所不知,我当年还曾是新闻系学生会副主席(我最多只能做副的)。有一次学校举行话剧比赛,我说服了班上的才子陈初越写一个剧本。他老人家思路一开,就创作了一个基于诗人顾城杀妻的调侃剧本。由于新闻系的学生多不擅长表演,性情又多为个人主义,并不热衷于集体活动,故只好由我们这些......

阅读全文>>
2009年09月17日 09:35

肯尼迪学院

话说我在第一学期放弃上商学院和法学院的课,并非是我不想上,而是其他的选择太多,不得已做出的取舍。

其实在还没有进入选课阶段前,我以为我大部分时间会在肯尼迪学院和历史系度过。这在很大程度上和我的学习计划及个人兴趣有关。我在前面已经提过我的学习计划,是关于国际关系和几个重点国家及地区的历史、文化和宗教。

说到肯尼迪学院,我和它还曾有过一段渊源。十年前,我第一次决定申请美国学校时,斗胆报了哈佛的肯尼迪学院。那时,我大学毕业做记者不过两年有余,觉得去美国读研究生不该再读新闻了(国内的四年新闻本科让我得出结论,读新闻基本是无学),而是应该有一个专业。那时我对公共政策及发展经济学有很大的兴趣,......

阅读全文>>
2009年09月08日 11:26

在哪儿上课?

“对不起,我有一个愚蠢的问题。请问如何知道这些课都在哪里上?我没有找到教室的信息。”

首先要道个歉,在上两篇中将哈佛法学院鼎鼎有名的劳伦斯·揣伯(Laurence Tribe)教授的名字写倒了个,真是令人汗颜。多谢读者指正!

上篇讲到我和哈佛法学院擦肩而过,确切地说,是我在第一学期还没有做好上法学院课的心理准备。加之法学院开课早,连试听的机会都没赶上,便放弃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在寒假补上了这个缺憾,上了一门关于美国宪法起源的冬季课程(winter course)。虽然那个教授是来自尤他州立大学的一名客座教授,但也总算是有了一次真正的法学院体验,而且收获颇大。这是后话了,这里暂且不表,日后当会再叙。......

阅读全文>>
2009年09月02日 17:07

和法学院擦肩而过

我很不好意思在此时推门而入,而且看着这课堂的气氛竟打了个冷颤。我转身离去,从此和第一修正案擦肩而过

我在上篇讲到我受了世俗虚荣之心之驱使,想占一占哈佛商学院的便宜,毕竟这是全美、乃至世界最顶尖的商学院之一,如果不是最好的话。但我终究一门商学院的课也没有选。

法学院的课我是有兴趣的。上篇结尾我也提到,我在北京的男友自作主张给我选好了一门法学院的课,就是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当年的教师劳伦斯.揣伯(Laurence Tribe)常年上的一门课:美国宪法关于新闻言论自由的第一修正案。

我看了一下法学院的课程表,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似乎是法学院的一门必修课,每天上午都有,而且是一大早(八点左右)。除了劳伦......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24日 09:26

向哈佛商学院说不

想想哈佛商学院、法学院这些我从不敢奢想能考上的学院,现在敞着大门让你去上课,岂不是便宜不占白不占?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便宜不是那么容易占的。而且即使有便宜,我也不一定消受得起

(在讲了和印度的缘份后,我本来想再讲讲我和非洲的缘份,并已经跑题跑到南部非洲去了,但担心跑得太远,读者不知所云,故紧急刹车,先回到尼曼来,待日后有机会再叙。)

话说我抱着宏大的学习计划来到哈佛,准备学习国际关系和世界历史。但真到了具体选课环节,却发现自己迷失了方向。

我前面曾经交待过,虽然我们每个学员在申请尼曼时都要递交一个学习计划,但一旦进了哈佛,实则可以任意选课,并不受学习计划的束缚。

这听起......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17日 14:55

印度的魅与惑

至少在我的印象中,印度成为一个热门话题是在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仅次于中国的人口数量和经济增长率;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首选的软件和呼叫服务中心外包地;印度和美国渐行渐近的战略伙伴关系(很大程度上是出于钳制中国的共同地缘战略需要);进而衍生出对西方世界和媒体来说最性感(sexy)的一个话题:中印比较。

关于中印比较,国外(包括印度国内)已经有很多文章乃至书籍从多个不同的角度长篇论述。除了讨论两国经济起飞的模式异同,最大的关注点是印度的民主VS中国的集权,哪一个更可持续性。

我并不想在这里讨论这个问题,虽然我有自己的基本判断。我是一个由感性出发认识世界的人,所以想更多地来谈谈我的个人感受。......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12日 10:27

与印度的缘份

在重温了吃喝玩乐后,我得回过头来说说我都选了些什么课。

我在申请尼曼时递交了一个宽泛的学习计划,听起来并不让人激动。简而言之,就是学习国际关系和事务,了解国际格局的走向,以及中国在其中的位置。我又列了一堆重点国家和领域,想要学习它们的历史、文化和宗教:印度、中东、非洲,当然欧美也少不了 ,总之就是把半个多地球都给覆盖了。

之所以选择这些国家和地区,和我的个人与工作经历有关——这些大多是我曾经去过和报道过的地方,除了中东。

2006年秋天,我作为《财经》杂志的特派记者在印度首都新德里驻站了三个月。我很早就对印度心向往之,觉得那是一个神秘又神圣的国度。但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出现,我并没认......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11日 16:47

“鸡尾酒会”女士图集(续)

“鸡尾酒会”女士图集(续)

虽然被正式称为“鸡尾酒会女士”的只有三人,但“鸡尾酒会精神”却渗透在我们每一个学员身上——不论男女。下面与大家分享的是2009年奥斯卡金像奖颁奖仪式当晚,我们在李普曼房子里搞的一次盛装聚会。这些照片(除了最后一张)均由阿根廷美女格拉切亚拉拍摄。她选修了专业摄影课,是用课上发的老式反转胶片相机给大家拍的,并用家里的床单布置了一个背景(效果还不错!)。

这四人分别是(从左至右):美国、埃及混血儿汉娜(她目前是麦卡锡报业集团驻开罗记者)、美国加州一地方报纸报道青年持枪犯罪的记者茱莉、《爱尔兰时报》特写记者罗西塔(“我......

阅读全文>>
2009年08月10日 09:13

哈佛的裸奔和鸡尾酒会女士们(图集)

哈佛的裸奔和鸡尾酒会女士们(图集)

既然上篇提到哈佛的裸奔,这里就暂且先跑题一下,和大家讲讲这个裸奔,并分享两张我的同班学员、美国《亚特兰大宪法报》记者厄尼拍的照片。

哈佛的裸奔又叫Primal Scream,发生在阅读复习期结束的最后一天、期末考试开始的前一天晚上。具体的过程是:半夜12点,参加裸奔的学生们(基本以本科生为主)聚集在哈佛院子的北头,先做热身运动。在开始跑步之前,大家要集体尖叫,Primal Scream的名字由此而来。

尖叫自然是为了发泄考试前的紧张。不过,这个尖叫不是随便扯着嗓子喊就行的了,而是有技术含量的。学前培训时给我们做导游的两名本科男生专门给我们示范了一遍,并让我们随后跟着做。其要诀是,蹲下身来,慢慢先发出轻微的声音;......

阅读全文>>